原创 用去世前女友病历骗捐款:平

qrh1980
qrh1980 2020-11-04 14:59
阅读需:0

原标题:用去世前女友病历骗捐款:平台何以防不住渣男?

文 | 与归

真正的渣男,连伴侣的“逝后价值”也要榨干。近日,广东警方破获一起骗取网络捐款的案件。犯罪嫌疑人王某非在多个大病筹平台,为自己患有急性腹膜炎的“女友”发起筹款。然而,这位“女友”在2018年就已去世,王某非竟与现任女友一起,自学PS,利用去世前女友病历,骗取总计6万多元的善款。

说起来都是“女友”,很遗憾,在这样的故事里,看不到爱情的影子。用已经病故的前女友的病历来骗取钱财,前女友泉下有知,会作何感想?现女友也应该明白,既然前女友可以被如此利用,现女友也可以。而现女友既然也参与了诈骗,保不齐也会让“渣男”成为诈骗对象。

犯罪嫌疑人

骗骗相报,那绝不是爱情。如果伴侣之间的共同爱好是“骗”,那么实在难以祝福和相信这样的爱情。王某非及其现女友的行为,既侮辱了爱情,也侮辱了公众的善良,更侮辱了法律。当然,也顺便打了那些被轻易突破的平台一个巴掌。

人性是一个潘多拉魔盒。只要有空子可钻,类似的诈骗行为可能永远存在。因此,关注的焦点又不能止于这位“渣男”的人品有多么不堪,最终还是要聚焦于从程序上抵达正义,也即来自平台和其他监督方式的保障,为爱心护航。

民间慈善有赖于社会的互信,假病历的泛滥,实际上是在透支整个社会的善意。当类似的诈骗行为多了,绝不是依法查处犯罪分子、追回赃款并原路退回就可以“止损”的。更大的损失在于,它动摇了平台的公信力,乃至让公众不再相信网络众筹,最终竭泽而渔,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,反而得不到应有的救助。

所以,作为爱心枢纽的众筹平台,应该支棱起来。

广东省罗定市罗城派出所民警黎同波介绍称,王某非找人 P(涂改)了一次之后,就发现这个技术其实挺简单的,然后接下来全都是自己来的了。但就是这么简单粗糙的PS病历,竟然可以通过一些众筹平台的审核,还能顺利筹集到6万多元,这已经足够说明那些平台审核环节的漏洞之大,疏忽之甚。

众筹信息

报道中还有一个细节,王某非是利用现任女友,冒充死者进行语音实名认证的。既然是实名认证,怎么可以凭借语音就轻易通过呢?要知道,语音实名认证,本身就是不靠谱的。道理很简单,平台难道事先掌握了当事人的声音资料?就算掌握了,也无法通过耳朵辨别来实现,这是不科学的,因为声音可以模仿。

令人担忧的是,平台打出的这个所谓认证电话,可能仅仅是一个形式化的口头确认。在这样的所谓“审核”之下,两个人的简单配合,就可以轻易瓦解掉这一环的验证价值。一些平台应该反省自身,类似的走过场式审核,还有多少?

值得一提的是,据报道,网上还有一个制售病历的产业链。发出需求,不到一天时间,对方就会提供出一套包括生化检测单、出院证明和住院费用清单在内的整套单据,赫然盖着具体医院的“电子章”。如何鉴别这类假病历,是考验平台审核机制有效性的重要一步。

假病历的泛滥必然会影响到公众对于平台的信任,透支公众的善意,结果无非是公众带着怀疑的目光审视每一个求助的信息,吝啬自己的善意的付出,担心被欺骗,最终影响的必然是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患者。

病逝女生的检查报告

实际上,筹款平台所承担的绝不只是一种信息发布的中介作用,而是承担着维护社会信任的重担。平台需要将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找出来,而与此同时将公众的善心送到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手中。因此,对于平台审核的要求会更高,如何有效识别又不影响筹款效率,这恰是公众对于筹款平台的期待。

当然,无利不起早,无责不向好。眼下的网络众筹市场,还缺一个健全的、针对平台审核责任的考核机制。对于那些未尽到审核义务、或者履行义务很不理想的平台,要有相应的处罚和警告。唯有此,才能敦促平台主动承担起应尽的责任,提高积极性和责任感,共同打造健康的众筹生态。

以上各种基于平台的保障措施健全了,就可以共同织就一个信用机制。这个信用机制,就是平台的“芯”,也是众筹的伦理基础。也正因此,它决不能建立在道德意义上,也不能基于简单的、表面的审核,它需要平台有更科学的核实、更灵敏的预警、更完善的责任机制。从这一点来看,网络众筹,任重道远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评论
  • 消灭零回复